当前位置:   统计分析
第18期 增长更稳 结构更好 共享更优——2017年苏州农村居民人均收支情况分析
【发布日期:2018-3-5】 【作者: 王素洁 】 【来源: 苏州市统计局 】 【阅读次数:3611】【字体

作为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强富美高”新江苏建设的先行军,2017年苏州深入推进城乡一体化改革,不断加大“三农”投入力度,着力推进农村转型升级,因地制宜构建农民增收长效机制,农村居民收支呈现增长更稳、结构更好、共享更优的良好态势。一体化住户调查数据显示:2017年苏州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9977元,同比增长8.3%,;生活消费支出20298元,同比增长7.9%。     

一、2017年苏州农村居民收入增长更稳

 苏州坚持“三置换、三集中”,持续推进农民向市民转化;发展“三大合作”,富民强村;优化产业布局,大力发展美丽乡村建设,补偿生态功能区;坚持推进城乡社会保障一体化;坚持以工促农、以城带乡,多层面、全方位改善农村居民生活水平。

(一)总量继续保持全省首位。2017年我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9977元,比全省平均水平高10819元,超过全省平均水平56%,继续保持全省首位。

(二)增速“V”型反转,加速回升。2017年苏州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长8.3%,从走势看,苏州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探底企稳并连续三个季度加速回升,全年增速比最低的一季度上升0.5个百分点,比上半年上升0.4个百分点,比三季度上升0.2个百分点。2017年全年增速与去年同期增速持平。详见下图:

(三)增量重回上升走势。近几年来,我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放缓,2014年出现增量走低,随着2015年增速进入新常态并逐年趋稳,2016年增量重回上升走势。2013年-2017年我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量分别为2165元、2150元、2019元、2111元、2286元。见下图:

(四)结构平稳中持续优化。四项可支配收入全面增长,其中人均工资性收入17721元,同比增长8.3%;人均经营净收入5650元,同比增长7.8%;人均财产净收入3220元,同比增长5.0%;人均转移净收入3386元,同比增长12.2%。详见表一:

其中,工资性收入拉动可支配收入增长4.9个百分点,依然是拉动可支配收入增长的重要引擎;经营净收入增幅比去年同期上升3.5个百分点,特别是第一产业经营净收入同比增长58.6%,成为我市农村居民经营性收入增长新亮点;财产性收入稳步增长;转移性收入增速最快。客观说明,我市经济新旧动能不断转换促进经济增长“含金量”提高,企业利润增加,加之农村居民自身技能不断提升,实现农村居民工资性收入较快增长。发展特色农业,加强品牌建设,促进我市第一产业经营性收入加快增长。城乡一体化社会保障的深入推进,财政支出向民生倾斜,促进农村居民转移性收入增速加快。四项收入协调发展,增收引擎进一步多元化。  

二、2017年苏州农村居民消费结构更好

(一)消费增速高于城镇。2017年我市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为20298元,同比增长7.9%,比城镇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增速快2.5个百分点。从结构上看,八大类消费支出“七增一减”,与去年同期相比,食品烟酒增长7.5%、衣着增长4.1%、居住增长8.0%、生活用品及服务增长9.4%、交通通信增长7.8%、教育文化娱乐增长10.4%、医疗保健增长12.1%、其他用品和服务增长-5.4%。详见下图:

(二)教育文化娱乐需求不断多元化。2017年我市农村居民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消费增速比去年上升8.3个百分点,教育文化娱乐消费占总消费的比重从去年的11.5%上升到11.8%。其中,人均教育消费增长14.5%,人均文化娱乐消费增长7.3%。城乡生活方式、生活理念的不断融合,促使农村居民对教育重视不断提升,各阶段教育消费均增速较快。教育消费中增速最亮眼的为中专职高教育消费,从原来的人均15元增长至人均33元,增速为118.5%;其次为学前教育,从原来的人均136元增长至人均192元,增速为40.9%。说明我市农村居民早教理念向城镇居民靠拢,各类培训班及网络课程方便并满足农村市场需求;职业教育、技能培训得到农村居民认可,提升自我需求不断增大。 

(三)更重健康,医疗保健消费增幅最高。2017年我市农村居民人均医疗保健消费1338元,同比增长12.1%。其中人均医疗器具及药品消费188元,同比减少17.3%;人均医疗服务1150元,同比增长19%。尽管医疗改革促使医疗器具及药品消费逐渐减少,但随着农村居民对健康越来越重视,理念从治病向防病转变,仍促使医疗保健消费增幅最高。 

(四)城乡融合促交通通信支出继续攀升。2017年,我市农村居民人均交通通信类消费支出为3756元,同比增长7.8%。其中,人均交通消费为2933元,同比增长17.7%;交通中增幅最大的为交通工具,人均消费支出1521元,同比增长48.6%。我市近年来不断推进美丽乡村建设,交通上实现村村通公路、镇(区)短时间上高速,助推了农村居民购买汽车的热情。互联网的乡村普及,网上购物、网上缴费、外卖服务等促进城乡生活方式的进一步融合。

(五)恩格尔系数逐年降低,生活水平不断提高。2017年,我市农村居民人均食品烟酒消费支出5193元,同比增长7.5%,占生活消费支出的比重(恩格尔系数)为25.6%,比上年降低0.1个百分点。食品消费中人均饮食服务为1056元,同比增长16.8%,增速最高。食品消费绝对值增长的同时,恩格尔系数不断下降,饮食服务类需求不断提升,标志着我市农村居民的生活水平持续提高。

(六)消费向改善型转化,城乡共享更优。2017年,我市农村居民人均生活用品及服务支出为1186元,同比增长9.4%,其中家具及室内装饰品为245元,同比增长25.6%;家用器具359元,同比增长12%;家政服务8元,增长114.6%。随着收入的不断提高,农村居民对生活舒适度要求不断提升,室内装饰、小家电、高新电器也走进农户家,促使我市农村居民生活用品支出快速增长。社会分工不断细化,家政服务业快速发展,农村居民消费观念向城镇趋同,促使家政服务在我市农村萌芽和发展。

三、2017年苏州农村居民增收原因分析

(一)深入走访,体民意、解民忧促增收。2017年,我市启动“六个一”大走访调研活动,结合“两聚一高”目标,全体党员深入农村基层,真正沉下去,听取基层呼声,收集基层在农村改革、村级经济发展、新型农业经济主体培育、困难群众社会保障等方面遇到的新情况、新问题、新疑问;收集来自基层的意见和建议,解决农民的现实问题,畅通渠道,真正做到服务农村、服务农民、服务基层。   

(二)制度先行,构建长效增长机制促增收。近年来,我市不断探索促进农民增收的长效机制。自2011年出台了《关于增加城乡居民收入,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实施意见》;2015年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的意见》和《苏州市新型职业农民社会保险补贴办法》等政策,发挥了积极作用以后,2017年又按照省委、省政府“聚焦富民”33条政策意见确定的路线图,结合苏州实际出台了聚焦富民持续提高城乡居民收入水平的意见,进一步深化改革、优化创业、推动就业、完善救助、均衡公共服务等,为进一步实现农民增收提供了政策保障。  

(三)完善财金支农机制,提供资金保障促增收。近年来,我市各级财政部门加大“三农”投入,充分发挥财政政策导向功能和财政资金杠杆作用,积极创新投融资机制,深化跨领域金融合作,鼓励和支持更多银行、社会资本投入“三农”领域。率先设立全国首支城乡一体化建设引导基金,针对城乡一体化基层建设项目给予低成本融资支持;加强与国开行、农发行等国有政策性银行的金融合作,充分发挥其支持力度强、融资规模大、贷款利率低的优势;与有关金融机构合作,采取“免担保、低利率”的优惠政策,持续加大对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信贷支持力度。完善政策性农业保险制度,构建起了国险、省险、市险、县险四级体系;全覆盖农业担保网络体系,担保公司推出的“农发通”“农贷通”“农利丰”等融资担保产品,累计为农户、农村经济合作组织、农业企业等提供金融服务总额达168亿元。

(四)盘活农村闲置资产,激发集体产权活力促增收。坚持市场导向,坚持集体成员边界清晰、产权关系明确、合作共赢,管好用好集体资产,促进集体资产保值增值。盘活集体土地,成立合作社,确认股权并创建统种统收新型集体农场,委托给职业农民管理。让农民既有租金收入又有土地股金分红。整合村中小工厂,集约化发展,村资金直接入股、资产整合入股,村民变股东。集体经济参与打造本村特色乡村旅游,整合分散的农家乐,延长产业链。盘活村中资金、资产的同时,把村民留在了当地。

(五)发展“高、精、尖”新型农业促增收。我市积极响应国家“互联网+”现代农业战略部署,推进互联网与现代农业深度融合。建设“互联网+”应用示范区,广泛将科技应用到农业生产、管理、营销和服务等环节,利用信息化促进我市农业现代化;加大“苏”字品牌建设,做大做强农业特色产业,提高农产品品牌增加值;积极引导农业市场主体发展电子商务,强化农业龙头企业与知名电商嫁接,促进产销对接,实现线上线下一体化销售,充分打开市场。

(六)壮大村级经济促增收。我市实施促进村级集体经济发展的“一村二楼宇”政策,采取联合、抱团、异地发展模式,拓展集体经济发展路径。对全市175个在册集体经济相对薄弱村公共服务开支进行补贴,落实财政资金2625万元。促进村级经济主动适应经济新常态,从原来的建设标准厂房、商业店面和打工集宿楼租赁为主转向城镇综合体、社会事业、环保处理项目转型。在全国率先以地方立法形式实施生态补偿机制,对因承担生态环境保护和基本农田保护责任而使经济发展受到一定限制的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给予经济补偿。全市累计发放生态补偿资金60多亿元。

(七)保障到位,促中低收入群体增收。2017年7月1日起我市最低工资标准实现六连升,上升到1940元/月;失业保险金最低标准由1053元/月提高到1138元/月,最高标准由1820元/月提高到1940元/月;城乡低保标准由810元/月提高到875元/月,特困人员生活救助供养标准由1134元/月提高到1225元/月,孤儿养育、重点优抚对象抚恤补助等标准同步调整,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人民。

(八)共享更优促农村居民生活质量高。进一步推进城乡医疗、教育、公共服务均等化。全市90%的乡镇卫生院完成新一轮改造,乡镇卫生院达90家,农村卫生服务人口覆盖率达到了100%,农村居民电子健康档案建档率达90%。推动教育、文化、卫生、体育等各项社会事业和公共服务设施向农村覆盖,努力打造城乡“十分钟文化圈”“十分钟运动圈”“15分钟健康服务圈”等公共服务体系。城乡客运网络实现全覆盖。在实现行政村公交通达率100%的基础上,苏州进一步优化了农村客运站亭布局和衔接,形成了以15个二级以上客运站、89个农村站、5787个公交候车亭组成的基础设施体系。行政村候车亭(牌)覆盖率已达到100%。

四、苏州农村居民增收难点

(一)收入基数不断增大、持续快速增收动力不足。2017年苏州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9977元,收入基数不断提高。其中,除工资性、经营性收入占比较大,但工资性收入仍远低于城镇居民。经营性收入中,第一产业经营性收入表现亮眼,取得可喜成绩,第二产业、第三产业收入增速仍较低。

(二)农村居民财产性收入渠道仍需进一步拓展。我市城镇居民财产性收入占可支配收入16.4%,农村居民财产性收入占可支配收入10.7%。农村居民财产性收入主要增速来自:出租房屋财产性收入、集体分红的红利、利息净收入。农村居民财产性收入占比仍较低,投资渠道仍较少。

(三)农村经济活力不足。随着城乡一体化的不断推进,农村高学历年轻劳动力不断向城镇转化,农村吸引力不足,导致农村经济缺乏活力。尽管近年来,我市持续推进乡镇振兴,推进城乡社会保障、公共服务一体化,但扭转乡村吸引力仍需要一段时间,发挥农村青山绿水优势,搞活农村经济仍需努力。

 五、促进苏州农村居民增收的相关建议

(一)我市各项乡镇振兴、美丽乡村建设等政策已持续出台,但在提高我市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中,特别是经营性收入中尚未显现明显成效,有待进一步深入落实并持续推进。

(二)在我市土地流转率已超过90%的情况下,优化用地结构和布局、推进土地资源高效利用,倒逼工业企业转型、实现资源集约化,成为农村居民以地增财的突破口。完善农村产权交易体系,扩大农村抵质押物范围,盘活农村居民可抵押可变现资产,促进农村居民们以“权”生财。引导、扶持村级经济健康发展,促进农村居民以“股”生财。

(三)加快培训培养新型职业农民,增强农村活力。出台相关优惠政策,提高农民的社会地位、经济地位,鼓励、引导种养大户、龙头企业、返乡农民工、大学生、本地中青年等扎根农村,自愿成为新型职业农民。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培养“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农民。以创业促就业带活农村经济。

 
 
   
版权所有 苏州市统计局、国家统计局苏州调查队 地址:苏州市劳动路1053号燃气大厦5楼 电话:0512-68610116 Email: bgs@sztjj.gov.cn
苏ICP备10011396号